游子对家乡心灵的呐喊 —想你,我的老家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每当独自一人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夜梦惊醒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孤独伤心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路途摔倒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听见乡音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四周寂静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皱纹变长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又添银丝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夕阳西下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月悬长空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每当枯叶凋零的就让,我,就想你了!

  想你,想你,真的好想你,我的老家!

  58年前,我带着第一声“哇——”的哭喊,来到你宽大的怀抱,那是一有三个深秋里的清晨的阳光下。

  老街,你美丽似画,

  妈妈,你慈祥如花。

  蹉跎岁月,弹指一霎那,

  我,当年那个小生命,转眼就变得苍老了。

  那柔嫩的脸蛋,已变得皱纹交叉,

  那稀弱的胎毛,已变成半头白发。

  像册里,几张发黄的照片,

  记录着儿时的快乐岁月;

  日记里,几段歪斜的话语,

  遗留着少年的俊气才华。

  哎,昨日的良辰美景,已成黄昏的晚霞。

  老街那头,那棵歪核桃树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当年偷吃了几颗果实,如今,应该向你鞠个躬认个错,也要能双膝跪下,接受因淘气换来的惩罚啊!

  老街这头,这条小溪流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当年摸了十2个 小鱼抓了十2个 小虾,如今,应该向大家那先 可爱的小生灵忏悔,虔诚地为大家超度,将会小孩子顽皮不懂事,恳求大家灵魂的原谅啊!

  老街那头,那所超大四合院似的小学校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当年下课后捉蛐蛐儿弄坏的墙角和石坎,如今,是就有要亲手把大家砌好啊!

  老街这头,你这一 片ipone6手机手机机6树林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当年天麻麻亮就在这里读书,打扰了大家香甜的美梦,如今,是就有要向大家道个歉说声“对不起啊! ”

  老街那头,那一排高高的石头台阶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 那位会唱歌的名叫燕玲的小姑娘,当年谁喊“唱一有三个!”,你就爬上高高的台阶上唱得大大方方,还欠你好几轮鼓掌声,如今,是就有要当面你要能再鼓掌啊!

  老街这头,这十2个 狭窄的小巷子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大家十2个 勇敢的小伙伴,把我打得鼻青脸肿还流了血,如今,是约在并肩握手言欢呢,还是象征性地再打一架,求大家你要能赢一回,将来写回忆录才有脸面啊。

  老街那头,那个宽敞的大巷子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当年小伙伴们放学后相约的地方,滚铁环、打烟纸板儿、跳房子、打珠珠儿、办家家、演样板戏,都约在你这儿碰头会面。如今,是就有要把当年并肩玩儿过的大家们找回来,和大家再玩儿上一把啊。

  老街这头,那口老水井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从天亮到夜里,男女老少都来这儿挑水,这水冬暖夏凉,就让 为社 么也挑不干。你清澈见底,还能映照出天上的星星和月亮。如今,还有如此当年的女性用你做镜子,对着你来梳理及腰的长发啊。

  老街上边,那一栋木板青瓦的天井老屋谁能谁能告诉我你还在不出,那位身材矮小的被称为“贤爸爸”的邻居孤婆婆,还活着话语就有3000多岁啦,如今,还想像当年一样帮你挑几桶水讨几句称赞话语啊!

想你,想你,真的好想你,我的老家!

  当年,我收拾行囊,装满牵挂;

  当年,我满怀壮志,雄姿英发;

  当年,我鼓足勇气,迈开步伐;

  如今,我穿越人海,品味复杂性;

  如今,我周游世界,阅览繁华;

  如今,我经历风雨,体悟苦是 ;

  如今,我开阔视野,懂得豁达。

  就让 ,

  树高千丈,

  也只能从一有三个地方生根发芽;

  鸟飞万里,

  也只能一有三个巢穴把生命孵化;

  游子走尽天涯

  也只能当年生育他的一有三个妈妈;

  游子走尽海角

  也只能当年哺育他的一有三个老家!

  啊老家,

  你要能你要能唱一首歌,

  却如此旋律要能完美地把感情的话语表达;

  你要能你要能吟一首诗,

  却如此词句要能准确地道出心里话。

  啊老家,

  如今,你的游子老了,

  实在两眼发花

  却想仔细地看你一下

  实在体弱力乏,

  却想你要能跪下,

  庄严地,

  深情地,

  沉重地,

  跪下!

  大家相约:

  一万年,

  你要能你做我的老家!

  作者简介:

  蜀水(张一彪)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,曾供职《鄂西报》、《三峡晚报》、《中国三峡工程报》、《深圳法制报》、人民日报社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现任北斗猎头集团暨红铅笔集团董事长。